top of page

《世界名诗人》

【一个人在林间】(外三首)

作者:雪丰谷

 

突然觉得气压偏低

尼龙吊床如同枯萎的卷叶

悬浮在林间。一瓶农夫山泉

早已脱水,几乎倒不出

一丁点儿婉约

惟有蛱蝶好比出窍的魂

插入树冠为天工开物设计书签

剪票口那边传来消息

火车已驰离站台

一骑红尘呼啸而去

能绷住两个人一生的轨迹

最在意的是心与心的距离

就像一根猴皮筋

我想,被命运扯远了的另一端

势必也承受着往回拽的力

想到这,走出木头的我

撩开晚霞的蚊帐

尼龙吊床包饺子似的

把我搁进金辉煮月的梦里

时间找到钟摆,荡起了秋千



【安澜渡口】

 

水有悟性。雕花的裁剪刀

在一条抖动的绸缎里

找到了捷径

 

所谓缘,就是在分离的表面

藏起一丝边裁边缝的线

 

鱼纹儿浅浅,酒窝儿深深

水上的绣花鞋,像鳃

水下的云朵,像鳞

 

天南地北的人哟

在时光的流水中漫游

眸子里一小块波澜

没降温,却已结冰多年




【事隔经年】

 

事隔经年,风还是老样子

喜欢在坡面上打滚

郊外的参天银杏

不改初衷,靠城墙站着

就像我的影子,不时探头张望

云层下翻了篇的日子

继续为出走的身体背书

 

花开花谢,鸟栖鸟飞

枫叶儿绿了又红,红了又绿

事隔经年,有一截柔肠

打了结的井绳似的

总惦着一桶水声

你的名字早已长在我体内

一颗红痣,挖不得,也抹不去

 

事隔经年,逢月黑就会耳鸣

半夜起坐的毛病

让一把泡桐椅陡然苏醒

原先酣睡的床,继续替我躺着

就像小半亩欠照料的荒滩

翻耕后又该种啥呢

白发,相思豆,还是旧梦



【缘】

 

走着走着,身边会少一些人

掉队的掉队,分岔的分岔

有的感觉是在剜肉

有的,如同剪去的指甲

 

路,有短有长;掌纹也沧桑

柳腰弯,扁担宽

立交桥搂不住思乡客

挥手或告别都是迟早的事

 

走着走着,一些人会不请自到

似曾相识的,风声也呢喃

碰上舌尖带刺的

吐沫星子砸人,劳神更伤肝

 

说着说着,已过了秋分

寒露湿衣领,大雁该南飞了

两只手紧紧地相握

就像是光阴匆匆打下的一个结



4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今天是你的生日 今天是你的生日 我的中国 清晨我放飞一群白鸽 为你衔来一枚橄榄叶 鸽子在崇山峻岭飞过 我们祝福你的生日 我的中国 愿你永远没有忧患 永远宁静 我们祝福你的生日 我的中国 这是儿女们心中期望的歌 今天是你的生日 我的中国 清晨我放飞一群白鸽 为你带回远方儿女的思念 鸽子在茫茫海天飞过 我们祝福你的生日 我的中国 愿你月儿常圆 儿女永远欢乐 我们祝福你的生日 我的中国 这是儿女在远方爱

大漠黄昏 文/艺晗 好像寂寞了一世 就等着这一刻的辉煌 悬在空中的白日 用最后的炽热点燃云层 平淡的白云火了 干枯的山峦火了 苍茫的大地火了 就连走到半山腰的我 像仙人掌一样平凡的我 也一起火了 诗人简介:艺晗,本名杨永珍,爱好旅游、唱歌、写诗与诗朗诵,有不少诗作发表在各类诗刊 上。在激情流淌的瞬间,用文字以诗和散文的形式记录心灵的感悟, 这是人的灵魂与世界对话的 方式。

我是中国人 作者: 牛志玲 我是谁? 我无比自豪地告诉你: 我是黄皮肤, 黑眼睛的中国人。 我的每一个细胞都来自五千年华夏祖先的基因。 我的每一根神经都跳跃着炎黄子孙的音符。 我的每一滴血液都纵情欢唱着炎黄子孙的赞歌。 曾几何时, 我对我的外貌, 对我的肤色 犹豫,徬惶 怅然,迷茫 又曾几何时,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踌躇,无措 无奈,踉跄。 当骤降的冰雹将无情的蓓蕾摧残, 我心底的大漠 在彷徨,迷茫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