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诗人》秀实先生

Updated: Aug 18, 2021


婕詩派――秀實詩集

秀實 著

黃楊河岸的蛙鳴轟然響起

對面的一個城堡困鎖著一個朝代

―〈遇上一場霧〉

003

【序】語言的鳥巢

高運華

如果以建築來比喻秀實的詩,在我眼前出現的便是北京的

「鳥巢」。鳥巢的結構特點不是橫平豎直,而是一種無規律可循

的編織,或者說是潛藏得很深的暗合了力學原理的編織。鳥巢入

口隱蔽,內部想像空間巨大。這些特點恰恰吻合了秀實詩歌的風

格,他營造的詩歌宮殿並不敞開大門,而是一層層的包裹,這包

裹本身便是一重重的表達。他在「傾訴」與「反傾訴」間欲說還

休。他的隱晦曲折、含蓄委婉,恰是詩歌的多義性。他阻止著別

人的靠近,又似乎在等待、期許著靠近他的人。他對讀者是有挑

選的,強烈的個性要求著某種唯一。那是一顆安靜的心靈,有著

獨特領悟能力的人抵達的驛站。這幾乎成了一場精神與智力的

遊戲。

但是,一旦深入,你將看到一個紛紜的世界:內心的豐饒、

情感的冷傲、精神的內核,一個內宇宙緩緩轉動的風景呈現,一

片鳥翅,一根枝椏,一點淚痕,一滴冷雨,都凝結著痛與愛,凝

婕詩派 【序】語言的鳥巢

重、真切,浸透人生的況味。他寫的愛不僅僅是愛,生命、大

地、季節輪迴與愛聯繫在一起,自然感受、人世沉浮和身心體悟

與愛連接在一起。人生的眷戀、孤寂、空茫、記憶都在愛中閃

現,它灰暗、蒼茫又遼闊,如一個靈魂獨自舞蹈。

「黑夜貼在柔軟的大地,感受灼熱的溫度」(《蝴蝶》),

「燙平了的情風乾了的事/都在一次洗滌中隨水流而逝」(《浣

紗和洗髮》),這是寫情也是寫人生寫生命,鮮明的意象、對比

的張力,表現冷峻的生存,深情包含於無情。一種針刺般的力量

無處不在。

「髮絲又同歲月一起長了/沖洗時我看到髮絲順著水流擺動

/那是一尾魚的掙扎,在歲月如流的衝擊裡/我趕不上那等待,

因為流水的湍急/那斷落的渡頭和河岸的芒草/都在前方,叫人

不堪回望」。這首詩從洗髮跳到河流,從最細微到廣大,從具體

的動作到高度概括的自然意象,表現了詩人詩歌聯想的豐富與跳

躍性思維特點。

秀實的詩歌常有奇思異想的妙句,其新奇獨特令人耳目一

新,如:「俯首用唇來堵著一天的思念」(《黃昏》)、「大地

就只有疲倦的禾穗/捆在我胸膛內歇息」(《黃昏》)、「有蚊

蚋繞著思想在飛旋/用雙手緊抓著起伏的暗流/來感受欲念的騷

004

005

動不安」(《枝椏》)、「從此思念便成為一條窄巷/僅讓一個

背影穿過」(《斷章》)、「簌簌聲是時間的滴漏,穿越了天空

的愛與恨」(《面朝大海》)……

我欽佩的是,詩人有如此密集的意象、豐贍的思想、環環

相扣的象徵、跳躍的思維,現代感中不乏古典意蘊,折射出時代

感,特別是碎片式、拼貼式的意象運用,風格如此鮮明獨特,又

如此深邃,讓人不由得讚歎。下面的《穗園記事•蝴蝶》頗具代

表性:

就看成是一隻蝴蝶吊懸在浴室的掛繩

有雕縷的花邊綴縫在翅膀上。春已失逝

卻隱隱留下深宵親昵時的痕跡

白天枯寂無聲,與我相對

黑夜貼在柔軟的大地,感受灼熱的溫度

焚燒過後,復浸浴于冷冽的泉水

那是一次陰陽的輪迴,讓時光重生

不作飛翔,生命就這樣靜靜的等待著

婕詩派 【序】語言的鳥巢

詩人由浴室裡懸掛的一件物體,尤其形而牽出蝴蝶的意象,

從蝴蝶想像春天,「物體」由此獲得了一種生命狀態,它於是作

為人的象徵出現了,以自己的狀態象徵人的狀態。詩貌似寫情感

生活,但象徵的是更為廣泛的人的生存狀態。白天與黑夜的轉變

也成了一個象徵,它是人生境遇中常見的天壤之別。如此多的轉

換與跳躍,如此多的象徵與暗喻,一種內斂、私密的氣息,詩人

只用了四行文字,足見其凝練、綿密與跳躍。

第二段跳出了具體的環境與物來寫,進入更廣闊的詩境,詩

在昇華,從細小的物件昇華到了大地、黑夜,從靜默的對峙昇華

到了陰陽輪迴、時光重生,但詩卻沒有脫離蝴蝶的核心意象,它

只是上一段的呼應與開掘,從人生的象徵上升到了生命的象徵,

深刻的生命哲學意蘊呈現。詩的奇崛之處在於,由私密之物,由貼

身的最日常之物進入,寫出了一種宏大的生命境界。詩人把一種人

生體驗、情感體驗、生命體驗落在一個最具女性特性的物體上,

彌散出神祕色彩,異樣的生命氣息,具有濃烈的現代美學特徵。

與這首詩有異曲同工之妙的還有《淚》這首詩:

更清澈的水滴懸掛在抖動的梳子上

我看到這剎那墜落的,是另一隻蘋果

006

007

它不是草本,不曾有過花季

它讓孤寂的大地得到滋潤

我看到一種柔弱的話語

我潛進五月懸掛著的睡夢中

無人知曉,信仰以外

一切都歸於沉默時永恆便在

我們之間。

詩從一滴水開始,寫到蘋果,寫到大地與季節,再寫到人生

的一種狀態,快速遞進,短促凝練,定音鼓敲打似的節奏,嘎然

而止,落在「我們之間」。這一突然限定,把前面的詩意由泛指

進入特指,變魔術似的,全詩因這一句全變了模樣―從一首存

在之詩變成了人倫之詩、愛情之詩。如果我們把它作為愛情詩來

讀的話,這種寫法大大提升了愛情詩的境界。因為,它有更加寬

泛的所指,更大的包容性,因而更具象徵意味。

婕詩派 【序】語言的鳥巢

秀實詩歌捕捉的意象與常人不同,它融合了都市與自然、現

代與古典,它的形象密集、跳躍,極少使用貫穿全詩的形象與詩

境,凸顯了一種思維與思辨的色彩,表現了感受的深刻性、複雜

性與豐富性。

秀實寫日常生活寫個人情感的詩也有例外,如下面《拉進黑

夜》,寫得流暢、動情,直抒胸臆:

記得那時你坐在窗前

而窗外的街道上

有你看慣了的風華

你生如一樹夏花燦爛

如今卻驟然黯落

我是一枚果實等待著

你或來收割

或離去讓我枯槁

不在場的現場有

風雨和飄飛的氣味

008

009

回憶如垂落的

一張歲月的臉

臨窗之下若有我路過

並朝一條曲巷走向初見的拐角

背著的是你的北方和笑語

你轉身並拉下簾子

世界頓時漆黯成無窗之牢

我和背影都沉寂不語

愈來愈小只存留在

相愛這傷疤上

詩歌以窗為核心場景,寫愛與分離,把一種刻骨銘心的感情

收藏在「相愛這傷疤上」,這傷疤是「夏花燦爛」「一枚果實」

「一張歲月的臉」「你的北方和笑語」和「無窗之牢」,它們對

應著「驟然黯落」「枯槁」「垂落」「背著」和「沉寂不語」,

感情的深邃在不動聲色裡甚至在冷冷的敘述裡,波瀾不驚卻有撕

心裂肺之痛。這首詩意象雖多,但每一段只有一個核心意象,它


14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