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世界名诗人》莫燅珠 凤凰诗人

故乡(外二首)

文/莫燅珠


有时候,头略微低一低

眼泪就会涌出

匍匐叩拜

先祖的神灵就会呼啸山野


有时候,触手碰一碰

池塘就会蔚蓝

稍稍荡漾

童年的时光就会洗出黄昏


有时候,回回头

目光就会柔软

灯火一亮

父亲的背影就会重重叠叠


故乡呵,有时候就是一只渡船

倒影折叠着过往

浪花应和着乡音

那些撑不走的河流,满满都是情怀


童年

文/莫燅珠


一河水,可以洗出月色

一颗青杏,可以酸弯眉梢


涂满泥巴的黄昏,怯怯地揉皱衣裳

晚归的门,在第几次声音中打开


没长羽毛的幼鸟,以及那些

系住翅膀的昆虫

常常在重复的游戏中牺牲

被拦住去路的蚂蚁,仍在梦中奔跑


瞳孔里的颜色,一会儿在田野

一会儿在天空

兽兽常在外婆的故事里出没

探秘的路径,却一直在原地荒芜


父亲,今年的花又开了

文/莫燅珠


父亲,今年的花又开了

可是我还没收到您开春的讯息

那些耙犁、蓑笠

早已淋得淅淅沥沥


父亲,很多声音也丢了

譬如那些牛哞,以及您晚归的咳嗽

热闹的虫鸣还要等到夏天的夜晚

您敲鼓吟唱的情境却常在梦中


木桶,井沿,有炊烟的黄昏

您亲近的一些事物仍在相互交谈

儿女们在旧时光里嬉戏追逐

您的烟斗忽闪忽灭,像童话的眼睛


还是那片土地,还是那几道山梁

还是那花开的春天

一次回眸似乎又是一个轮回

父亲,请您别在我们的梦中




17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诗与乐

诗与乐 夏日微醺的风,从夏周一直吹到今朝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 劳动时,人们会喊劳动号子 祭祀时,人们会有庄严的咒歌 有了初始的诗歌 起初诗与乐是密不可分的 随着经济的发展,出现了阶层 有些人逐渐从劳动中脱离出来 专门从事文化活动 诗与乐逐渐分离 夏日的微醺的风,从唐代一直吹到了宋朝 天上的明月,也曾照见古人 那一晚的月亮分外皎洁 柳永离别了虫娘 写下了“杨柳岸晓风残月” 自此开始了他的漫长写词的岁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