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母亲节

写在母亲节

--怀念我的意大利婆婆,想念我在上海的妈妈,以及给自己一个赞





婆婆有一个非常长的名字:Marianna (Marion) Angelina Tesser (nee LaRosa),May29,1937- July9,2019. 5月29日,1937 年到7月九日,2019年。几乎过世二年了。生有我先生老大,女儿Linda 和最小的孩子:儿子Mike。我生我女儿的时候,(因为我是唯一一个嫁入我先生家族的非意大利人,所以跟从夫家的传统习惯)起名字是意大利家族的一件大事,而且必须是由

代表意义的意大利的名字。先生的妹妹Linda建议为了纪念曾祖母也是婆婆的中间名,选了好多,最后定女儿的名字叫Angelina,而且巧合的是,女儿的生日是7月九日,而婆婆正好是7月9日去世的,正所谓的冥冥之中的定数。婆婆没有像传统的意大利婆婆那样,反对我和我先生的结合。她是我见过最善良的人。



























从婆婆身上我看到了中西方文化的不同。婆婆从不干涉他的三个孩子的生活。因为我为婆婆家生了唯一的孙子,婆婆虽然口中说她的家族没有男女不平等对待的习俗,但是从婆婆对待孙子的点点滴滴,我在旁看到了一个祖母对孙子的深沉的爱。因为婆婆住在加拿大中部非常寒冷的,冬天零下40度是正常的曼尼托巴省(Winnipeg),婆婆每三个月会来看我们,但是她每次都只呆二个星期。她在我家说她是来做客的。但凡她要做什么都会先跟我打个招呼,哪怕是用厨房里的一个餐具,都会说:“茜茜,这是你的厨房,我可以借用一下你的厨房吗?”一开始我不太习惯,总觉得婆婆有点太见外了,可是时间一长,发现这是一种尊重的表现。婆婆每次来呆二周,她会估算一下如果她自己生活,二周的生活费大约是多少,而想方设法变相地要把这些钱花在我家,找借口帮我们添置东西。婆婆曾经一度想买个小单元在我家附近,搬来安大略省住,(婆婆退休前是政府公务员,帮助刚来加拿大的移民安排工作,提供工作培训,一边在政府上班,一边把三个孩子养大。公公是新移民,18岁从威尼斯来到加拿大,碰到了已经在加拿大第三代的意大利后裔我的婆婆,不顾父母反对,20岁出头,就结婚生了我先生。我公公因为语言不通,新移民,刚来加拿大,什么活都得干,所以常常出差在外)婆婆的退休工资并不很多,算了半天,如果搬来这边住,这边的生活标准要比曼尼托巴省贵好多,每个月就没有多余的钱给小辈们买礼物等。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不想拖累孩子们。婆婆是个非常独立的女子。所以最后还是没有搬。婆婆每次来,教会我做一些意大利菜。婆婆说:“你要把老公拴住,必须先喂好他的胃。他是吃我的料理长大的,你用心地学几个他喜欢的菜。”婆婆有非常严重的慢性关节炎,到70岁后期,几乎一周里有1-2天在床上躺一天,全身疼,起不了床。但是婆婆非常爱美,80岁,还会让我约上美容店,带她去吹头发,做指甲,脚指甲。。。一早,如果婆婆是那种要躺一天的样子,我还得把美容院的预约取消了。婆婆还对我说:“Never say No in front your husband, but after, do whenever you want!”( 永远不要在你丈夫面前说不,但是过后,不用理会,做你想做的事。“






每次在街上,看到在街上乞讨的男女,婆婆都会给5-10元加币,她说她们不是到走投无路,不会上街乞讨的。婆婆喜欢看书,去Winnipeg 婆婆家做客,婆婆的花园太阳房里,有个篮子里都是书,所以我先生也有读书的习惯。婆婆非常喜欢唱歌。她的女儿是她的第二个孩子,和他的小儿子都有自己的乐队。每次家族聚会,Linda和Mike就会手抱吉他,各自弹唱自己的新作,婆婆在厨房里忙坏了,做她拿手的意大利肉骨,肉圆通心面等美食,一边在厨房随着儿女的吉他声哼哼。。。有时婆婆会唱几段意大利语的民谣,大家拍手符合。婆婆最开心的日子就是他的三个孩子带上他们的孩子去看她的日子,她总是穿得很鲜艳,虽然身体不太好,但厨房里少不了婆婆插手。女儿Linda在温哥华,我们在安大略省,家族团聚的日子每一两年就聚会一次,婆婆那个时候最开心。婆婆多才多艺,也会弹钢琴,有时家庭聚会的时候,看着她和Mike的女儿一起弹琴的情景,真是很温馨。婆婆喜欢听我的儿子讲讲孙子生活里发生的事,将来长大了想做什么,每次都用非常骄傲的眼神看着孙子,那种无条件的爱真情流露。最感染我和我不能忘怀的是婆婆的那种意大利式拥抱。每次一见我,先给我的脸颊上左右一个吻,然后就是一个大拥抱。有一次,正赶上我父母和婆婆都来我密西沙加的家做客,三位老人一致坚持给我和我先生放一次假,让我们去旅游三天,而我父母和婆婆三个人留守我家。想象一下我爸爸拿着翻译机,讲几句英文,居然可以指引开车的婆婆去买菜,还居然晚上吃完饭,三个人,我爸爸拉二胡,我婆婆唱歌,乐得不亦乐乎。



记得婆婆葬礼前,至亲家属可以去殡仪馆追悼遗体,三个孩子为婆婆安排了意大利罗马天主教的传统葬礼。我来到婆婆的棺木前,看到婆婆穿着她生前最喜欢的衣服,殡仪馆的化妆师还为婆婆化了妆,为婆婆的手指甲也做了美容(那么爱美的婆婆可以安心了),我看我先生给婆婆一个吻,我也在她冰凉的脸颊上给了一个吻,心里默默地感谢她对我的爱。(安息吧,Marion,你的孙子孙女我会照顾好,你最心爱的儿子我也会照顾好)。。。

在今年的母亲节,我想写对我婆婆的追忆,我想念在上海的母亲。“养儿方知育儿难,当我做了母亲才明白了您对我点点滴滴的爱,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我要告诉你们,我爱你,婆婆,和我的妈妈。祝愿天下所有的母亲们快乐健康,希望你们教会你的孩子们,懂得感恩。

------ 陈泓(茜茜公主) Hong Tesser(Sisi)

致敬所有的母亲,2021年,5月九日,写于多伦多加拿大





附https://www.wojciksfuneralchapel.com/obituaries/marianna-marion-angelina-tesser/2067462/

87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