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调人生》8 叶念伦先生

我亲爱的托尼,

收到你的来信已有月余,这期间真是忙得够呛,迟复抱歉!正如你信上所说,先是忙着找房子住,伦敦的房租真是太贵了,一间屋子每周上百英镑。

我刚开始时同一名中国女学生合租一栋房子里的一间屋子。整栋房子都是出租的,大部分房客是领取失业救济金的单身汉,其房租到时由政府给房东。白天无事干,他们待在家里大侃大唱,把个走廊,客厅,厨房,厕所等大家公用的地方,弄得脏兮兮的乌烟瘴气;晚上十一点来钟你刚要上床睡觉,他们吵吵闹闹地从酒吧里晃回来,把个地板楼梯踩得咚咚响;有时还带回从酒吧泡来的女人,造起爱来会大声哼唧尖叫到深更半夜,整栋楼都听得见;接着就是如雷的鼾声,此起彼伏,简直无法叫人入睡!

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一定会得精神衰弱的!后来还是海伦把我介绍到一位有伯爵封号的,七十多岁的贵族老姑娘维尔玛小姐家里去住。她在位于伦敦市中心的高级住宅区的瑞士别墅大街上有一所豪华公寓,里面有很多房间。但因好久无人收拾,到处都是灰尘,散发着一股难闻的霉臭味道。我一进去,就立刻想起了狄根斯的小说《远大前程》中的那位,丈夫在结婚那天突然失踪,自己独守尘封腐烂的结婚宴席几十年的老太太的饭厅。

维尔玛小姐倒是分文不收我的房钱,交换的条件是我每天必须给她做早饭,并且把午餐也给带出来。他荤菜只吃猪肝和鸡蛋,素菜就是胡萝卜菠菜。有冰箱不用,每天要我只去高级的哈罗德商店买一小块儿猪肝,既不能老,又不能嫩,稍不合适就要我去换。蔬菜就是煮,必须看着表正好咕嘟它十分钟,多一秒也不行,一点儿盐也不让放,烂烂的毫无味道。晚上还要给她读报,陪她聊天,最后伺候她洗漱上床。与这样的一位怪老太太朝夕相处,真是把人给烦死了!仅是图的个不付房费,但尚未找到工作,也只好省一分钱是一分。真是还不如你那里的小芳,吃住免费,还能拿到专门零花用的工钱。

说到工作更叫人糟心!忙住房暂告一段落,工作仍旧毫无着落。海伦新年假后,除了上班,正同她新交的男朋友玩得火热,忙得根本顾不上我了。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托尼,你能帮我出个主意吗?

你的萍(7)

5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