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钩沉14

文史钩沉14: 一早醒来。见到友人传来的对这个学院的介绍,顿感亲切。

所谓的剑桥(因其英文Cambridge 的译音也称康桥)大学是个虚架子,是建在剑桥这个城市里的三十多个来历不同的学院选出来的一个联合对外的管理机构冠以大学之名(牛津也是)。其实权在独立自主的各个学院手里。其中最有名的三个学院是国王、女王和三一学院。

先父不是那里的学生,他于23岁已成为复旦、南京和中央(蒋介石是校长并亲自任命)三个大学的英国文学的教授。

他1944年30岁(我后巧也是30岁去的英国)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英国的丘吉尔首相为了开辟反德意法西斯的第二战场,由其结成抗战统一战线给英国共产党(邱和后来的撒切尔首相一样是最坚定滴反共的,而他俩是对英国和世界贡献最大的英国首相、因邱是二战反法西斯的三巨头领导人之一,其他是罗斯福斯大林,撒切尔发明了今下越来越大影响的人民资本主义,我认为邓公的改革开放实质就是她开启的这条路,区别只是人家仍是民主选举国家公仆,而中国仍是一党专政)控制的战时宣传部,该部的抗战任务之一是邀请抗战已近八年的一位中国的知识分子,条件:一,英语绝好,二,既非国民党也非共产党,去英国各地演讲,介绍中国人民的抗日,以配合英国政府的战时总动员,鼓舞军民斗志,准备诺曼底登陆开辟反法西斯第二战场。

先父被选中去英作这种“战时鼓动员”,在1944-1945年9月的一年中,他走遍英伦各地,演讲了六百多次,完成了这一任务。

战后因飞机和轮船都用于运各国士兵回国,他无法回国,英国政府鉴于他以一个被称为“不带枪都战士”的身份参加了英国的抗战,给了他英国的永久居留证,鉴于他个人爱好文学,给了他一个文学研究员的职称和工资在剑桥大学国王学院做研究,实际是放任自流。故他非该学院留学生,而是位研究员。

他在那里没有做任何研究,而是潜心用英文和世界语写了八部反应中国人民的苦难和斗争的小说,以让世界了解、同情和支持中国。因用英文,影响很大,被译为二十多种外文,被英国文评家评为“英国文学史的一个章节”,他已是一位公认的英国名作家。

但是他1949年八月去波兰作为远东唯一的作家代表参加“世界知识分子世界和平大会”(联合国的前身),遇到了延安解放区派去的观察员宋平(后来的政治局常委),告知他共产党即将夺取政权,他会后回到国王学院,立刻辞去该院要他创办汉语专业的职务,乘船于十一月回到刚于十月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途径香港时还带回了从美国回不得门路的抗战国内挚友老舍。

他回后便被送去广州土改,不但生活极其艰苦,还几乎被位斗残了的小穷地主杀害,那位小地主有天夜里潜入土该工作队的帐篷,土改队员都连排睡地铺,他用手枪连杀了三名土改队员,先父睡在第四位,被被打死的干部的血浸醒,問他干啥,他说“我杀了你”,先父与他搏斗起来,惊醒了其他土改队员,把那地主制服了。

而与先父同船回国的老舍却在wg初被残斗投太平湖自杀。先父聞后几天茶饭无心,用英文写文“He Prayed for Peace ”, 既“他乞求太平”,投稿英国的“伦敦杂志London Magazine”发表了。

国王学院把徐志摩(只在该院游学了一个月,以一首小诗“再别康桥”闻名而未听说过其他像安徒生童话影响几代国人的著作,徐更以浪漫的文坛风流轶事而留名于世)和先父作为他们最有声望的中国作家校友,为他俩举办了特展。





13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