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自由谈 张伟群老师

一、能谈谈您少年时期的阅读吗?

我在小学的时候,三四年级就赶上了那场政治特殊时期。父母都受到了冲击,开始进牛棚,后来去干校。一直到我初三的时候,他们才回来。我一个人度过了自己的大部分少年时期。那个时期,我生活很难,在学校也抬不起头来,却是我读书最多的时期。因为父母都是在宣传部门,我可以接触到图书馆的书。当时印象最深的是《欧阳海之歌》,看了不知道多少遍。再有就是三国演义水浒红楼梦,还有星星之火的全集。而我受影响最大的,就是我把鲁迅全集全都看了,而且还看了好几遍。鲁迅的杂文儿我特别喜欢。所以我后来再写作的时候,受鲁迅的文风影响特别大。就是到现在我觉得我也还是与鲁迅一脉相承的没入门的弟子。当然,我比不了他。他是高山,我只能高山仰止。

二、回顾一下您所有的阅读经历。

我阅读经历可以分为几个阶段。一个是小学的时候,读一些小说儿,多是名著,还有国外的文学作品。到了中学,就以《鲁迅全集》为主,一本《石头记》看烂了。还读些别的,其中一本《改良主义文集》,让管理员都吓了一跳。高中批林批孔看孔孟的书,读了千字文,三字经,女儿经等,开始抄写诗歌,主要是唐宋时期的,没书,抄着看。还抄了《刘三姐》所有歌词,这对我以后写诗影响很大。到了部队后学了很多政治性书籍,毛泽东选集是我读的最多的。也读了很多英雄的故事,英雄的传纪。像印象最深的就是《烈火金刚》《红岩》什么的,还有就是一直爱不释手的《欧阳海之歌》。从部队转业到地方以后,就不怎么读了。杂七杂八的看了一些金庸的,还有三毛的。这些书籍,没有什么追求,看着玩,上瘾。后来又看了一些国外小说。像什么魔界这类的。再往后就更不怎么读了。但是潜意识当中少年青年时候学的东西,一直扎在心里,忘不了,潜移默化地影响一直有。

三。您是如何走上写作之路的?

写作之路真谈不上,反正打小就爱写。记得在小学的时候,我写的第一篇作文,是我编的八路军打鬼子,老师课堂上就读给大家了,表扬了我。后来到了中学批判孔孟之道,编一些活报剧。这个时候写的东西就是有一些政治性比较强的,但是我写起来不费劲儿。可能跟我小时候读书多有关系,反正写起来吧,觉得真的是比别人要强。到了部队的时候也没觉得自己怎么样,那时候主要是学专业,批林批孔,反对资产阶级法权什么的。反正写文章我写挺快的,好不好不知道,但是知道写的都是胡说八道,成心的,让战友们乐着听。后来补学历。我记得上的大学中文的第一课,写一篇作文,课堂上写。写完了以后第二堂课,我那篇作文儿就成了范文了。是关于改革反对吃大锅饭的。老师一边读一边夸,这一节课就是说的我这篇作文,说的我还挺不好意思。反正后来吧,就越写越多了。总结计划,可研报告,反正我写什么好像都行,都不费劲儿。最拿手的,其实还是写检查吧。有一次帮助财务写了一份检查。以后事儿处理完了,那两个税务的一定要见我一下。说我那检查写的写的太好了,让他们看了以后觉得好像都是税务的错似的,我记不清怎么写的了,反正我也觉得编的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不相信的东西,别人看起来那就是好的。真正写文学作品的其实还是近十几年吧,有100多篇散文,写了几十首诗。还写了一些演出作品,杂文,游记什么的。现在就是觉得脑子里老有东西,想写什么,拿起笔就写。写完了以后改两遍,就出来了。我老觉得鲁迅就是我的老师。写的时候他那种文风老吹拂着我。

四、您的第一首诗是何时创作出来的?

我的第一首诗是20岁,过生日那天写的。写的古文体的七律。前四句是:一梦归去19载。昨恋二十春秋来。利刃已去唇上须,傲指指苍天谁安排?后边四句 就比较悲观了,我记得最后两句是可叹年少识无路,漫漫年华不复来。好像是对自己当时境遇的不满意。中间那两句一直想不起来了。

五、外国文学和中国文学哪一种对您的影响更深?

其实我觉得外国文学和中国文学在文体上有些差别,但如晨曦晚霞,虽不同,却同源日色,可以兼收并蓄。用时,便能思如泉涌,滚滚而来。我中国文学看的很多。外国的我也看了很多,印象最深的就是钢铁怎么样炼成的,后来又看了什么安娜卡列尼娜,红与黑,静静的顿河,悲惨世界,高尔基文集,列宁全集我也看了一些。不是为政治,是了解书的思想和写作思路。有些也看不好,资本论我就看不下去,共产党宣言也始终没看完。反正至少也有几十本儿吧,有的也读了好几遍。我觉得。中国的和外国的这些小说儿给我影响最大的就是这些著作里边儿的那种文字逻辑关系,思维结构,以及当中一些悬念的发展,这些对我都是很有影响的。像我要写总结的时候,或者写计划报告,其实我就老觉得列宁的文章对我影响很大。他把别人议论的话题,整理的明明白白的,还指出了方向,就让人服气,愿意跟着他走。可是真正的说写的有影响、有感染力的,我就觉得是老三篇,写短文我自觉不自觉一直在模仿。

六、我的枕边书。

看什么就放在枕边儿什么,那是年轻的时候了。现在没有了,现在枕边没书了,眼睛不好,50多岁眼睛花了,太累了,不爱看了,基本上枕头边上就没有书了。能够称得上枕边书的,可能就是我背的长诗。我要背首长诗或演出词,我就抄写下来,揣在兜儿里边,坐车或走路的时候一边儿走,一边儿背,想不起来就看一看,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放在枕头边儿上瞧两眼,慢慢就背下来了,现在我还能背很长的诗。像琵琶行木兰辞长恨歌什么的。

七、如果让您去无人岛可携带三本书,您会选择哪三本书?

我想我会选择的第一本是中国诗集。因为无人岛吗就我一个人,这本诗集我不是到那儿去吟诵、抒情。我是去背诵,背诵就可以打发时间,就可以让自己脑子很充实,还能会引起很多遐想。第二本我带上习近平新出的选集。我得好好看他。我佩服他,他的所有讲话我都爱听,所以我更想看他写的这些文章。因为他比我大几岁,也算同龄人。他的思维空间那么丰富,意志力那么强大,他怎么做到的?我好好看一看。看好了,看明白了,在无人岛上,我肯定也能做出一番事儿。第三本书。带一本素描教材。好好画一画,打打基础。


1 view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加拿大海外作协上海分会第38期同题组稿: 本期上刊作者: 張德明 /刘福阁/惜缘/张瑞安/无忧/云海/Ray /新 组稿副主编 : 新 总编:Maggie 1. 西江月•月光照在荷塘上 (外二首) 文/張德明 (香港) 处暑依然酷熱,立秋偶爾風清。芙蕖輕曳散芳馨,此际悠闲安静。 几片流雲漾舞,一輪鈎月新成。蓮舟款乃遠傳声,更覺漁歌動聽。 鷓鴣天•月光照在遊兒上 白露剛臨皓月瓏,塱原新夜送清風。 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