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書齋生活 | 秀实先生

系列04:書齋生活


藏身在那些堆疊的文字裡我渡過了所有的冬天

遠方的果實早已落盡,生命的叢林在消退

荒原形成之前,我目睹一座海市蜃樓轟然升起

那裡有雕欄玉砌的宮殿,有一個妃子叫婕妤

此刻,我伏案,顛倒了城市的燈火

牆外的叫賣聲和汽笛聲疏落如吠月的蒼狗

枱上和我一樣倦怠的詩稿,伴著那盞偏鄙的黃暈

只讓漂流著的夢芽在漆黯中尋找到沃土

婕詩派 上卷:二零一五年作品


系列05:傷心


時間是綠簾子空隙間那株孤獨國的春樹。昨日的暮色推門而來

傷心燃著了一盞點子般的燈火並熄滅在妳那莫名的笑意中



系列06:時間


我們從不曾遇上直至我與牽掛一同躺下

在這裡我尋找到那些攀爬著的記憶

時間是夏日的一場大雨把世界毀滅成廢墟

妳是魚,回游在平靜的湖底並知道水的歡娛

婕詩派 上卷:二零一五年作品


【诗人简介】


秀实,香港诗歌协会会长,《圆桌诗刊》《流派诗刊》主编。广州外语外贸大学创意写作班导师,香港中文大学专业学院写作班导师,香港艺朮发展局文委会审批员。创“婕诗派”,获“新北市文学奖新诗奖”“香港大学中文系新诗教学奖”等。出版:诗集《婕诗派》《台北翅膀》,诗歌评论集《止微室谈诗》等多种。系罗马尼亚东方国际学院The International Academy Orient-Occident(Romania)院士。




8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诗与乐

诗与乐 夏日微醺的风,从夏周一直吹到今朝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 劳动时,人们会喊劳动号子 祭祀时,人们会有庄严的咒歌 有了初始的诗歌 起初诗与乐是密不可分的 随着经济的发展,出现了阶层 有些人逐渐从劳动中脱离出来 专门从事文化活动 诗与乐逐渐分离 夏日的微醺的风,从唐代一直吹到了宋朝 天上的明月,也曾照见古人 那一晚的月亮分外皎洁 柳永离别了虫娘 写下了“杨柳岸晓风残月” 自此开始了他的漫长写词的岁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