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著名加拿大诗人闻毅先生诗选


【作者简介】

梁文义,网名:闻毅,黑龙江省富锦市人,1949年9月生,毕业于河南农业大学农学系。曾务农、执教、从商、从政,退休后现侨居加拿大多伦多。中华诗词学会会员、黑龙江省楹联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北大荒作家协会会员、加拿大海外作家协会会员、加拿大多伦多华人作家协会会员、加拿大枫林诗社常务顾问。近年有散文集《秋风集》、《凝思集》、《谭往集》,诗词集《听雨集》、《揽镜集》、《庚子集》,诗歌集《野蒲集》出版发行。



闻毅先生诗选


雨中探马卡姆森林公园


秋风无语过空山,

雨打霜林百草残。

雁字鸣天南去远,

唤来游子醉相看。


林间


一入霜林数点红,

新诗独赏景千重。

菊台何有花间酒,

且饮秋云醉碧空。



听禅

诗/梁文义

草碧枫红九月天,

山门化外坐听禅。

烟华散尽风流在,

更看清凉遍大千。


答友人


十里秋风万里家,

丹心一片在天涯。

如霜两鬓吟诗客,

多少乡愁对晚霞。


周末游市区公园

诗/梁文义


剪得红黄一片秋,

拥林抱野著风流。

歌狂酒醉青青草,

莫管他人笑白头。



谢新吉兄赠诗

诗/梁文义


品读华篇翰墨香,

深情入笔用心强。

感君知我怀东土,

空老行年住北洋。

万里关河留晚醉,

一庭风露渡秋光。

疎红渐尽池烟冷,

敲诗煮酒报吉祥。


附:潘新吉兄原玉

致文义兄


久别京都忆酒香,

君身犹健笔犹强。

芳华无悔献黑土,

落照晖映越大洋。

风雨十年非与是,

诗文六卷热和光。

异乡也有寒流急,

遥祝苍天佑吉祥。


月宫春~秋月独饮

词/梁文义

晚凉徐度散幽昏。一枝疏影吟。远鸿鸣月弄孤音。缘愁游子心。 落寞亭间倾绿蚁,苍烟扑面为谁斟?走马胡家小巷,阶前黄叶深。


观宗伯书法似有大家风范,感叹之

诗/梁文义

王生大笔正悬中,

翰墨家传胜乃翁。

并济刚柔融九派,

挥毫一借酒旗风。


晚凉漫步

诗/梁文义


久居胡地放清闲,

偶听琵琶过远山。

觅去无人惊宿鸟,

归来梦里入阳关。


谢延复兄赠诗并依原玉奉和

诗/梁文义


落叶敲窗旧雨音,

读诗千遍近黄昏。

凭君听我思乡曲,

一片枫红写寸心。

注:旧雨,老友的代称。


附:卧虎山人诗

日前读文义弟《月宫春》词,感念颇深,和了两句,因事丢下竟不成。今日步韵一绝以慰。


孤觞黄叶蘸秋音,

疏影追鸿冷月昏。

万里乡愁何处寄?

梧桐落尽不知心。


晨行细雨

诗/梁文义


千丝万缕洒归途,

细雨添凉逋客孤。

又念头林陈酿酒,

几时能饮一杯无?

注:头林,家乡重镇,盛产纯粮白酒,名曰“头林懵”。

结句,借白居易诗,“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为麟杰生日贺

诗/梁文义


当年去国出三明,

两地巡洋学业成。

正气盈怀从世事,

元神及物立精英。

一身风雨千钧担,

十载云山万里行。

检点秋光分五彩,

扬帆碧海看潮生。

注:三明,麟杰生于福建三明。

两地,指南非、北美。

十载,麟杰与英欣结婚十年。


落叶

诗/梁文义


落叶随风去,

长阶染泪痕。

疏枝怜故旧,

瑟瑟欲招魂。


读张飞曾先生《六十华诞书画评论集》

诗/梁文义(多伦多)


名门洛邑写风流,

画赋书评誉九州。

张说经纶传一脉,

蔡邕清白秉千秋。

黄河文采今谁似,

华岳年光梦已筹。

甲子轮回春未老,

大江东去占鳌头。


出游

诗/梁文义


雨渡霜林冷眼看,

落红凋碧数风寒。

神游八表男儿志,

一身淡泊有何难?


向晚

诗/梁文义


风轻树静暮云平,

雁影溪流两不惊。

望尽余晖收远色,

老翁沽酒过长亭。


十月初一祭父母

诗/梁文义


严霜扫叶满尘埃,

只见黄花次第开。

寒食授衣千万里,

心香一瓣寄高台。


秋水

诗/梁文义


雁过浮云动,

湖风带晚凉。

霜桥分落叶,

试水钓斜阳。


立冬游北岭

诗/梁文义


节到初冬暖日留,

黄花碧草不知愁。

紫云深处谁家酒,

山外青山楼外楼。


赠白洁女士

诗/梁文义


写诗摄影下工夫,

几日偷闲竟自如。

小试牛刀惊旧雨,

春风一握胜当初。


听经

诗/梁文义

灵宇太虚醉听禅,

从游好似续神缘。

琉璃七彩青山外,

圣塔千层古刹边。

论法当寻三宝地,

真如只在九重天。

明心见性凡夫子,

抖落尘埃大道前。


寄福州德平兄

诗/梁文义


隔海难相见,

匆匆近岁余。

庭前秋雁至,

万里故人书。


出狩

诗/梁文义


狩猎青山里,

呦呦听鹿鸣。

晨风尝野果,

暮雨筑新营。

白桦随云动,

戎装避路行。

人生多历练,

未必响枪声。

初冬

诗/梁文义


枫红无几日,

冷雨又飘潇。

老树疏枝断,

衰翁客路遥。

吟诗临短巷,

沽酒过长桥。

明日漫天雪,

新寒不易消。


转延复兄佳和


览文义"晨行细雨"原韵和

诗/刘延复

千山万水阻鸿途,

异国他乡楚客孤。

湿枕酸咸非是酒,

能浮彼海一舟无?

2O21、11、8


晨行细雨

诗/梁文义


千丝万缕洒归途,

细雨添凉逋客孤。

又念家乡陈酿酒,

几时能饮一杯无?




冬韵初来

诗/梁文义


秋霜满地已多时,

野菊犹存傲骨枝。

踏雪还须三五日,

小炉温酒慢吟诗。


转发风痕佳和


和文义兄《冬韵初来》

诗/风痕(新韵)


寒来叶尽已冬时,

独敬青松未变枝。

雪下昂扬尤翠绿,

无需辣酒为寻诗。


冬韵初来

诗/梁文义


秋霜满地已多时,

野菊犹存傲骨枝。

踏雪还须三五日,

小炉温酒慢吟诗。


钓冷

诗/梁文义

一钓友昨天以玉米做饵,钓上一条6斤鲤鱼。今日细雨绵绵,又见其独坐钓台,不知冷也。

雁去湖空细雨来,

芦花荡里小舟回。

无人唱和天亦冷,

独见长杆出钓台。


影友

诗/梁文义


偶会名家第一流,

长枪短炮战未休。

黄山雾海曾相遇,

共说何时醉白头。


雨后

诗/梁文义


昨夜风凋叶满城,

忍将秋雨化霜声。

阑干十万人家里,

抱冷诗翁缓缓行。


望远

诗/梁文义

秋雨秋风楚子心,

泛舟海外任浮沉。

寒冬已近无鸿雁,

会意长亭望远岑。


梦醒时分

诗/梁文义


入梦家乡雪正飞,

铁锅酸菜大鹅肥。

此厢飘叶听寒雨,

雁叫西风归不归?


初雪

诗/梁文义


微雪结霜蒙绿茵,

屋前红叶掩柴门。

松亭画阁山峦外,

旭日初升又一村。


翻地

诗/梁文义


已入初冬,忽然想起家乡秋翻地,昨日在后院小园做毕,今朝有雨,如意矣。

细作深翻伴日斜,

寸心之地论农家。

今年稼穑收成好,

待到春风再种瓜。


雁鸣湖畔

诗/梁文义


黑雁,加拿大鹅之学名也。

一湖秋水照灵空,

芦荻岸边老钓翁。

黑雁已知寒讯至,

霜桥独立叫西风。


湖畔远眺

诗/梁文义


向晚疎林动,

南湖冷几分。

一舟风叶雨,

隔岸半山云。


得失之间

诗/梁文义


人生得失寸心知,

何惧那厢笑我痴。

打理朱弦风著雨,

沧桑弹罢赋新诗。



杜甫

诗/梁文义

杜甫诗中史迹深,

教人感慨到如今。

时光易老精神在,

不悔千年赤子心。


陆游

诗/梁文义

万首诗词万朵梅,

柔情傲骨两徘徊。

多年记得分香句,

铁马冰河入梦来。


读元遗山

诗/梁文义


好问,金人也,诗冠北国。词,“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成千古名句。


达明豪气秀英姿,

律切精深傲雪诗。

最是伤怀长短句,

今人记得雁丘词。


邻家

诗/梁文义

与邻家台湾学者品读陶公《桃花源记》。


风来宝岛是高邻,

腹有诗书格外亲。

一盏清茶连两岸,

回归莫做避秦人。


闻家乡暴风雪兼和远方弟《看雪》

诗/梁文义


北风呼啸冷寒狂,

万里河山裹素妆。

烟泡迷城涂旧阁,

蜃楼幻影现阿房。

流冰正载如花雪,

玉树斜枝落晚阳。

夜半琼声消歇去,

寻梅煮酒恨更长。


看雪

文/远方


昨夜何须肆虐狂,

琼妃一改旧时妆。

横穿远岫欺闲院,

半掩柴扉压小房。

戏謔山妻频暖酒,

新声野老醉斜阳。

无心眼倦千般事,

任尔东西日月长。


时令辛丑小雪,傍晚漫步

诗/梁文义


雁阵飞天结一绳,

枫桥冷寂水成冰。

长湖落日寒云荡,

渔老横舟待月升。


雪后

诗/梁文义


雪落成冰雨,

琼花掩绿波。

堪忧晨练老,

举步躺平多。


Costco购物

诗/梁文义


日日标新价,

何须购物车。

回家多干饭,

莫怨食无鱼。



冬日

诗/梁文义

寥落西风独自裁,

晚烟初雪入灵台。

寒窗草色青山隐,

别袖亭前白发催。

客梦空随霜月远,

疏林偶听雁声来。

心期万里春光日,

古道归程酒一杯。


读顾炎武

诗/梁文义


天下兴亡放尘襟,

满腔热血挽陆沉。

斯人已去风流在,

一片拳拳报国心。


读孔明

诗/梁文义


草野雄才傲紫衣,

隆中一对旷世稀。

三分天下托孤后,

鲜有公侯列庶几。


65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诗与乐

诗与乐 夏日微醺的风,从夏周一直吹到今朝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 劳动时,人们会喊劳动号子 祭祀时,人们会有庄严的咒歌 有了初始的诗歌 起初诗与乐是密不可分的 随着经济的发展,出现了阶层 有些人逐渐从劳动中脱离出来 专门从事文化活动 诗与乐逐渐分离 夏日的微醺的风,从唐代一直吹到了宋朝 天上的明月,也曾照见古人 那一晚的月亮分外皎洁 柳永离别了虫娘 写下了“杨柳岸晓风残月” 自此开始了他的漫长写词的岁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