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蓝蓝的蓝作品欣赏




加拿大海外作协精选集征稿


◆印记是条坎(组诗)

——文/蓝蓝的蓝


1 .风,一阵一阵地吹


风,一阵一阵地吹

白头翁还是那样悲伤

撕碎的琴音

在光滑的枝条上飞来飞去


高空遥不可及,没有半点喧嚣

晒在院子里

白底花面的棉被

上面有阳光,和父母留下的味道


风,一阵一阵地吹

门前试图安静的菩提树

在摇晃中,瑟瑟弹落

最后一颗忐忑的果子


孤苦那么重

含涩的菩提果

一颗

足以抽空我的一生



2 ,月亮摇摇晃晃,独自沉默


一切都在飘浮着

可以触摸的梦境,抱着白月一样的孤寂


时间游走的阴影,摇晃在竹篱笆墙上

墙角唯一开出的桂花

体内暗藏的伤疤 ,正被风一点一点揭开


已经没有一个胸膛,可以找到凋零的依靠

父亲不在了,母亲也不在了

心里要说的话,一张口,便不见了踪影


月亮摇摇晃晃,独自沉默

嘴唇紧咬一阵紧似一阵的秋凉

望着她,我喊了一声痛



3 .天堂在很远的地方

一一写给父亲节里的父亲


我站在天堂的远方,远方的天堂站着你

夜,黑漆漆的

依稀闪耀的星光

用哑默的声音,把我埋得严严实实


岁月抹去了曾经的欢笑

所有的花凋谢于昨天

花瓣化作漫天飞舞的蝶

游离在天堂的边缘,或长或短地呻吟


天堂是否很空旷

是否也有伴随着影子的阳光灼痛的灵魂

天堂里的你

是否和我一样孤单


一个伤口里有挥霍不完的黑夜

黑夜里的星星有你踱步的身影

你测量过的深渊我还在测量

尘世和天堂的距离用痛苦来填补


想你,在你走后的每一片光阴里深深地想你

我的喘息

在你唤我的乳名里起伏

在你唤我的乳名里学会了哭泣

哭泣在无人的深夜


天堂在很远的地方

我等了很久,却不见你从那一边走来

那一闪一灭的星星

是我不能诉说的寥落

是我带不走思念里的寒冷


风从树梢上滑了下来,发出轻微的碎裂声

总有一些感伤和缺憾

需要用一生来释怀

需要用疼痛的眼泪来浇灌成幸福的回忆

天堂再好,可有家的温暖



4 .没有母亲的母亲节


没有母亲的母亲节

康乃馨枯萎了颜色,凋零了芳香

沉默痛到无法呼吸

流云凝固成深深的寂寞

一边沉沉,又一边大雨滂沱


曾经晴朗的天空

淋湿了梦中仰望的脸

一切渴望幸福的飞翔

睁着双眼,独自守着落雨的屋檐


无法弥补的残缺和遗憾

被一把锁,锁在门前蔓爬的青苔里

迷路的灵魂无家可归

它们哭泣着

一串一串,慢慢地溢出了眼眶


没有母亲的母亲节

看一只鸟

扑闪,扑闪地在雨中咀嚼着孤单

身上的痛,心上的伤,不停地奔跑


零落的记忆,拼不回原来的模样

许多老痛化成茧,新痛已不再新鲜

曾经的温馨

在时光来来往往中反刍着烟凉


思念很近,幸福却很远

是否泪水掉下的地方

都会长出粉红色的康乃馨

花瓣上的珍珠

曾经是那么的曼妙,那么的晶莹剔透


没有母亲的母亲节

一滴泪水淹没成海洋

不敢触摸的痛

汹涌着,瑟缩着,逃进身体里

用跪拜的方式沉到海底



5.清明路上


思绪和阴郁的天空一样

沉沉的

渐升的寒意,使劲地吹奏


云有时低于山岗

有时,垂直向上

一切存在都不再具体

就像这干瘪的春天

在晦涩中隐现沉浮


本来早该盛开的杜鹃花

却还没有醒来

寂寂地,蜷缩在臂弯里

用沉默代替了诉说

一只受伤的鸟

站在枝桠上发呆

目睹路上蓄满隐痛的脚印

低头舔舐自己身上的伤口



6.儿时的年味不是味


那时的我默默独自走向寨门

伫立在寒风中望着远处的群山

那里有冰冷的坟墓,饥饿的野狼

和我的阿爸,阿妈


那时的笑都带着忧伤

她含着泪

聆听鞭炮从西向东一路欢呼雀跃

她含着泪

羡慕地看着穿新衣的花燕子

衔着甜蜜,在幸福里轻盈地穿梭


那时的阳光都带着咸涩

浸泡在生锈的淘米缸里

沉沉浮浮中,深入骨髓的炊烟袅袅升起

这辽阔的无声无息的炊烟

缠缠绕绕寨门前

刚刚换上的锦灯笼,和,比黄花还瘦的我


那时没有人告诉我

死去活来的技巧

那时没有人告诉我

新衣,拥抱,爱抚,是何其芬芳,温暖

又是何其的奢侈

那时没有人告诉我,没有人告诉我呵

我像一只孤独的年兽

蜷缩在寨门前

把白天过成黑夜

把黑夜过成更黑的夜



7 .写给清明前的爸爸妈妈


久久地,久久地,站在你们的遗照前

端详着

就像你们满眼温柔,慈爱地端详着我

爸爸,妈妈

繁星点点,一颗一颗逃出眼眶,爬上了睫毛

屋外微凉的风啊,轻飏即逝的落花


暮色的感伤在空气中盘旋着

游魂迷茫在袅袅的香火里,随风一声声叹息

这深深的凝视和温暖的怀抱

是脉脉思念最后的墓地么


丝丝的风穿窗而入,吹乱了头发

屋顶上那只无家可归的黑鸦

低低地,低低地呜咽着

就像我用无声的语言呼叫着你们


这低低的,低低的啜泣声

变成利剑刺破了我的胸膛

所有让肉体和灵魂崩溃的方式

都在痉挛的风里上演


爱的天空坍塌了,心只剩下空壳

匍匐着,变成幽灵,一身黑衣环着香炉飘荡

日子被一点一点撕碎

汪汪的泪水盘旋成尘世的漩涡

一涡一涡呵,也拼接不了回家的路


曾经的温馨寒彻了我薄薄的生命

留给我的只是零丁

只是碎了一地的寸断肝肠

它们在寂寥中凄婉地讲述着

每字,每句都是惆怅,满纸,满章都是哀伤


这摇曳的烛光,把影子拉得跟思念一样绵长

人间三月天,爸爸!妈妈!天国今夕何夕

踏过千山万水

我只求在一柱香的光阴里,与你们相见

默默,默默地陪伴着,消磨没有光亮的徘徊


我就这样默默地,久久地站在你们的遗照前

轻轻地,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

就像你们抱起年幼无知的我

轻轻地,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我的脸颊

我微微颤栗的身体

深深地,深深地,低垂进缈缈的香火里



8 .清明


这一天,阳光零散地飘洒着

不说话,也不落泪

薄薄的一层

覆盖着村寨,山坡

和路上的行人


一只鸟低低地飞着

它跌跌撞撞努力飞过头顶

啼鸣

啪嗒,啪嗒,滴落


风吹开了苍白的时间

沿着不曾改变的方向

从一个国度到另一个国度

不停地叮叮当当地敲打

像是把心里的痛,一点点逼出来


今生该如何了断,迎风落泪的人啊

那些长满伤疤的伤口

借风势燎原

一边深情地抱住自己

一边又被剪得七零八落



9 .又是一年清明时


又是一年清明时

白云飘向天外,烟雨隐没了天空

树上唱歌的鸟儿

走失了曲调,流泪代替了鸣叫


有一种忧伤叫不出名字

却正在忧伤,汇集成一种行走

休克在路上

左边是寂凉,右边是沉默


人间春冷,痛苦打起寒颤

密密麻麻的风,裹挟一颗颗破碎的心

一圈一圈旋转着,飞舞着

落地的瞬间,泪水碎了一地


捂在沉默里的呼吸

从地狱的窗口张开了眼睛

疼痛最深的地方,无法找回死去很久的温馨

时间在身外无声地流淌

谁用一生的光阴,细细雕刻一世的哀伤


漂泊的灵魂在血脉里游荡

用肉身盖住了黑暗

却也盖住了黑暗里鲜活的心跳

一缕青烟,一篷蒿草,朝向孤独的藤蔓

哀思盛满酒杯,起伏的叹息泪光葱茏


又是一年清明时

又是一年春天到达脚面的高度

又是一年,一遍一遍不停地叩问

脚面以下,是否也有春天

是否也有人来人往,停停望望

一年又一年积攒下来的孤单,破土而出

轻轻地,默默地,在白幡上飘动


这默默,默默飘动的白幡呵

把所有的阴影和劫难都交给了伤痕

上面挂着

一些泪水,一些雨水,和一些说不出的酸楚


仿佛疼痛经过死亡,雨经过天空

一种存在经过另一种存在

仿佛许多,许多年以前

回到那个温暖的怀抱才找到的安宁


又是一年清明时

亲爱的,珍爱的,深深爱的

我最深深爱的

我孤独着

那永远哭喊不出来的疼

在墓碑的胸膛里游荡,怎么也找不到出口



10.中秋月


彼此用手,反复擦拭,抚摸

并不是我多么爱她,也不是她多么地爱我


进入身体里的白,只是她的一部分

或密集,或清浅 ,偶尔也会吟唱几声


那些提不起来的句子,噎在喉头轻叹

尔后,以沉默回应更深的沉默


天空辽阔苍远

人间低处, 风俯首拾起散落在地上的白

一点一点抚过

阿爸,阿妈坟头上的草


作者简介:蓝蓝的蓝,西双版纳州作家协会会员。文字散见于《星星》《绿风》《诗潮》《诗歌月刊》《红豆》《鸭绿江》《佛山文艺》等报刊,诗作入选多种选本。




8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