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昭荣


点燃蓝空的遐想(散文诗组章9篇)

——致滇东北大山包黑颈鹤

云南▉王昭荣


大海子畔秋日的私语

1 一弯深黄的月牙与一粒孤傲的晨星,在大山包微曦的光影里,在深且暗的天幕上,心心相息,互为呼应。

萦绕耳际的山歌渐渐暗下去,一如黎明前的深影,一层一层裹得严密;而满含期望的目光渐渐亮起来,一如大海子的水面,在日出的步伐里,一波一波地漾起了金色的欣喜。

我的鹤,此时,你已从遥远的他乡启程了吗?

2 寒露既临,霜降不远。

心灵上的言语,干干净净,澄碧透明,像晨光里浅草丛中露珠的晶莹,简单而又执着,琐碎而又细密。

如果你深信,你翅羽划过的声响,就是一种习翔携来的花香,那么,请把这循着花朵踪迹赶来赴约的甜蜜,领回盛开的心房;如果你认为,清晨露珠守候的宁静,就是一种陶醉于自然的永恒,那么,请把在铺满山野的花朵上映红的朝阳,典藏为爱的热吻。

3 那几丛如火的野菊,绣在荒沟的边缘,摇曳着迟来的爱恋。

这些或深或浅的花儿昂着头,绽放着一株株野性的美,把掩映在荒草丛中的曲曲折折的小径,依次点亮。温温暖暖的阳光,被带回我们遥望的内心,一一珍藏。

寂寞的黄,是这个季节经典的笑容,热烈而鲜活的伤。孤独的高度,飞翔的距离,只能用诗歌的翅膀,以心丈量。

袅袅一缕弯弯路,羁远方鹤归!

4 又是忧伤又是欢乐的歌子,掠过蓝蓝的风景,蓝蓝的凝望。

蓝蓝的天空下是连绵起伏的大山包,坦荡的土黄,泛着油画笔抹出的一地阳光。

像胚芽的气息,最细微的声音,就是秋虫在荒原上的私语。窃窃地,碎碎地,将凝望的风景一点点剥开,并将另外一些小小的鸣叫照亮。

浅水湾的斑头雁和赤麻鸭扎着堆儿,叽叽而叫,扑腾腾飞,水做的巢里盛满了喋喋不休的故事,传说着自在而恬适的时光。

5 这些珍藏于心的秋天的记忆,刺痛了三五片泛滥的风声!

风嫁接在指尖,感伤秘而不宣。

是谁,放出絮絮的怀想,任性飞翔?是谁,仰起痴迷的目光,望断天壤?又是谁,唱起牵肠的歌谣,穿越千年的忧伤?

这剪状的歌唱,把记忆裁成薄红的两张,一页苍凉,一页热望,告诉早来的秋风吧,且把梦境照亮,山野的尽头,含苞待放的眼睛,会伴随你迢迢的飞翔!

6 这些不时抓痛我们的情感之手,在心上舞蹈,依傍大海子这面蓝蓝的湖水,点一朵黯红,擎几丛枯茎,起一阵山风,唤几粒鸟鸣,让心一望便知,典雅高洁的鹤离我们究竟有多近!

我听到了午后时光的足音,这声音,自土中迸出,漫过了暮秋的门径;我听到了鹤归家园的清音,这声音,自天边响起,凭借素朴的感情,不由分说便闯入了离人的胸襟。

绕过一片又一片云,渐渐收拢翅膀的精灵,象月牙相迎晨星,黑颈鹤,分明就在大海子畔,亭亭而立,玉洁冰清!

穿越初冬迷雾的惦念

1 雾,浓密的雾,展开了巨大的翅羽,把大山包这片贫瘠的土地层层裹住,把大海子这面冷凉的湖水悄悄凝固。

柔软如风,无边如风;但却并非轻薄如风,温暖如风。走入雾中,也就走进了寒意来袭的初冬,走进了泥泞满布的草丛,走进了浩淼深陷的虚空。

而我愈发忧心忡忡,我的鹤,我灵魂深处来来往往的飞鸿,我找不到你沼泽旁曾经的姿容,找不到时光似水流走的始终。

2 得知你归来的消息,那是多么欣喜。

我们奔走相告,在山风中,在旷野里,在唇间耳际传递着这种幸福的甜蜜。

总是在晴朗的午后,你携着对故土的眷念,呼朋引伴,掠过大海子明净如斯的水面,应和着红嘴鸥、赤麻鸭、斑头雁,把清丽的啼鸣栽种在了野草萋萋的湖边。

栽种下去的,当然还有我一如既往不曾停歇的惦念,潜滋暗长相伴相依的心愿,以及奔涌而来绕过山野的诗篇。

3 或许枯草想脱离地面飞向碧空,或许黄花想收拢绚烂埋藏心中。

我想起了天涯孤旅的故人,一剪瘦弱的身影,前行在黄花点染的曲曲折折的小径,那不可而知的枯草的尽头已很难开放哪怕是一朵星星,他依然从容地踏着步履,延展着一串坚定的脚印。

弥漫天地的雾没有穷尽,呼呼而啸的风也吹散不去,好在我们和故人一样,心上都有一盏归航的灯,荧荧闪耀,温暖如春。

4 这来自内心的光芒,就是立冬时节我惟一可以取暖的火焰。

因为坚守,那些在湖畔边沉默的鹤儿,成为了寒风中最为坚硬的剪影;因为挂牵,这些在傍晚里游走的思念,成为了迷雾中无比执著的画卷。

路边的矮丛,已有冰凌牵绊,呢喃着潮湿的心事,抑或是慰藉的情语。在你的面前,我无须隐瞒我的足迹,纵然跌倒,又算得上什么,你会看见,我会在茫茫旷野里飘扬起一面名字就叫希望的旗帜!

5 生命的美就在征程中,你注定飞不出大海子的心胸。

尽管已有细碎的冰粒敲打在失色的面颊,尽管已有瘦硬的冷风刮过冻僵的耳廓,我都固执地以为,你就在我看不见的对岸,但我究竟该如何去找寻渡船?

独行在湖边的人啊,将回望的眸光散落一地,溅起了湿淋淋的旋律。我只想,只想为你送去一缕和风,只想为你带去一份问候,让大海子不以它冰冷的容颜迎接你迢迢的飞翔,让我们不会在季节的尽头隔着迷雾相失相忘!

6 既然恼人的风要割断我牵肠的惦念,既然浓密的雾要迷惑我遥望的视线,那么,我能做的就只有在这水草丰沛的情感的原野上,面朝海子,精心构筑一座属于我们相会的小屋,让我在寂寥的时候能够细细体味那些小小的幸福。

这间小屋有野花相伴,水鸟相依,黑颈鹤,我会在每个冬春之际,守候潇洒的风,守候淋漓的雨,守候我们不需要承诺来维系的一生一世!

天空之上归来的啼鸣

1 蓝,纯净的蓝,透明的蓝,在天空之上,有白云为伴。优雅飞过的鹤在蓝白相间的背景中,把碎碎溅落的啼鸣交付给了浅滩中早归的同伴。

大海子盛满的就是这一碧千顷的蓝,澄澈而安恬,富足而悠闲,盛满的还有属于这个季节最为热烈而执著的呼唤。

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鹤呵,我终于找到了你,这是我一生中多少回的翘首张望,才迎来了你岁月里第几万次粲然开放?

2 在世俗的快乐之外,我涉水而来,沿着纵横交错的血脉,搜寻着心中向往的所在,痴心不改。

迷雾被阳光替代,草甸在梦中醒来,深浓的枯黄装满了季节的心怀。这单纯的色块点染了一丛丛茎叶一蓬蓬刺槐,延展而去,连绵不衰,分明就是一管巨大的颜料涂抹出了油画般的色彩,洋溢着层次分明的灼灼意态。

你归来了,天空就褪去了阴霾,抖开了绚丽的神采,来吧,这里就是你展示所有美丽的舞台。

3 风在草上行走,爱在风中漂游。

你从水做的巢里起飞,与同伴在广阔的天宇展现翱翔的自由。在这个丽日当空的午后,草甸上的我惊喜地看到,你与同伴从云的那端向我飞来,在我的头顶上空盘旋,久久逗留,与我做了一次令人感动而浪漫的邂逅。

这个美丽的相会只属于我们的挂牵,阳光纷纷扬扬洒下了金色的花瓣,俯下你所有的爱亲吻这片山野吧,这里有我甜蜜的忧伤,苦涩的歌唱!

4 清清的流水漫过草滩,饱满而温暖。

溯水而居,寻声而停,无论多么遥远的鹤,都会循着此起彼伏的啼鸣,回归大海子盛大的鹤群。

这多声部的天籁之音只会在这方浅滩响起,叫乱了原本寂寥而枯燥的冬季,让清泠的湖水也漾起了圈圈涟漪。哪怕迷失自己,我也甘愿小心翼翼地穿越湿地预设的陷阱,在你召唤的歌声里,一步步走向你的领地。

而我终不能再前行,为的是本来就不能打扰你自在的旋律。

5 谁能窥透湖水变幻的心境,谁能挽留芳草如初的绿荫?

我想借你明澈的眼睛,望一眼天外闪烁的星星,用沉默的清凉洗濯我浮躁的内心;我想借你亭亭的宁静,抱一下飘摇无依的白云,用高洁的志趣驱走冬日的阴影。

你是我心灵的信使,你是我灵魂的归依,当你携着青春的啼鸣飞向蓝天,我会在水天一色的湖边,我会在野草萋萋的湿地,遥想我们相约的风景,燃起永远的玉洁冰清!

6 朗朗的阳光满怀,最初的情意不改,你的美丽聚拢过来,又随着山风在海子盛开。

因为爱着我的爱,在每个晴朗的时日,每个交错的晨昏,每个未知的渡口,我都会在风中树起我潜滋暗长不会停歇的期待!

我不会在生命之外郁郁徘徊,哪怕迷雾在傍晚时分又将铺展过来,别怕,黑颈鹤,我会在今晚的梦想里收获满天的星光,而你的啼鸣将会叫醒明天那一轮喷薄而出的朝阳!

阳光抵达的亮丽舞台

1 一粒古老的星子就在深蓝的天穹独自明亮,整个大海子在它无声的注视下袒露着恬适的时光。

风儿无痕,掠过旷野,即使间或有鹤的低鸣响起,也不会吹皱抑或打扰这里包容的静谧。

这样的静谧是如此的博大,涌满了我的身心,我能感受得到幽静照亮的憧憬,鹤鸣低语的梦呓,风情孕育的芳馨,晨曦点燃的光明。

呵,这一幅清澈的宁静,这一道绝版的风景……

2 有鹤的鸣声指引,我悄悄迈进了微露曙色的曦影。

山沟里的水走得很是匆忙,不时从我身畔而过,草丛、石块和藤蔓都留它不住。它渐行渐远的足音,仿若是去赶赴一场约会或是盛典,竟是如此的快乐而慌乱。

水又是这样的年少而洁净,澈如明镜,宛若爱情。每一回小小的转身,仿佛裙裾掀动,不经意间闪躲着细滑如银的肌肤,在晨光中逶迤而去。

请等等我,我也要跟着你,去找寻心中涌动的激情!

3 在渐渐明亮起来的清晨,传来了鹤群从睡梦里醒来的叫声,此起彼伏,相鸣相争,是晨光里游走的箫笙,是海子边绽露的至诚。

透过初冬的视野,有云不断地游进瑰丽的霞。随着霞光层次丰富的色彩变化,鹤鸣越来越密,飘飞似雨;云彩越来越美,绚烂如花。

就在霎那间,孕育了许久的太阳不由分说便跃进了水面,把大海子照得金色满怀,充盈着黄金的骨血,迸发出快乐的鸣叫,向四面八方奔涌而来,铺展而去——

4 鹤鸣四起,叫乱了晨。阳光金色的手指撩开了大海子的波纹,弹奏着水边盛大鹤群的每一根羽翎。

此情此景,每一个人都会惊叹于你高雅的倩影、曼妙的舞姿和清丽的啼鸣,在阳光抵达的舞台上亮丽无比,风光无限。可有谁又会想到,为了在这方舞台展示你所有的美丽,你历经了怎样的风餐露宿,历经了怎样的千辛万苦,又历经了怎样的艰难险阻?

这些都不再重要,美丽与艰辛本是并存,你用始终如一的飞翔抵御了暮秋的清寒,你用孤傲的身姿站出了如春的温暖。

5 坦荡的阳光和丰沛的生命纷至沓来,飘过的云霞里,青春的激情随着一对对鹤群的起飞遍布山野,把这个瑰丽无比的时空渲染得浪漫而辽阔。

鹤群飞走后的湖水是一片浩大的蓝,童话般的蓝,幻想似的蓝;蓝得幽深,蓝得纯净,蓝得内敛。我不知道,大海子是什么时候把蓝天扯了一块下来,揽进了自己的胸怀?我只看到,它把周遭的景致,通过明净的水面,通过纯净的内心,把所见到的一切,都祭献给了天上的云彩。

6 鹤的翅羽划过轻灵的风声,犹如流连的时光奔向永恒。

在辽阔的舞台上飞翔,在蔚蓝的天宇下飞翔,在金色的霞光里飞翔,在纯粹的自由中飞翔——我就象花朵倾听太阳的注视,流光倾听猎猎的张扬。

这片天空洋溢着感动,这片草甸诞生着葱茏,这片鹤群诉说着情衷,我不再单薄得如一缕行色匆匆的风。黑颈鹤,我会象你一样把深情的目光投向大地,沿着心灵的路径,用坚实的脚步向未来执着迈进!

散落山野的金色幸福

1 山之精灵从大海子这面湖水起飞,掀动黑白分明的翅膀,驮着金色的曙光,奔向四面八方,鹤呵,散落在大山包绵延起伏的山冈。

阳光明亮,山野辽阔且空旷。早晨的时光注定简单而又忙碌,尽管秋天早已消失在季节的深处,可犁开的山地里仍会找得到一些食物。那些露出一角的马铃薯,总会被鹤锐利的目光锁住,用它的长喙叼起,一伸脖颈吞落下肚。

它还会啼鸣咕咕,召唤幼鹤啄食这些美味的食物,然后把最好的献给它的眷属,一家鹤就这样在相濡以沫中体味那些小小的幸福。

2 初冬的山坡上有收割后的荞麦,被农人捆扎起来,相互支撑挺立,蓬起成熟的华盖。

择一个晴朗的时日,农人们三三两两,把麦草铺展在晒场,待麦香随着山风在四野游荡,就用与劳动有关的姿势,甩起脱粒的连杆,击打出一堆堆金色的麦粒,把心血与汗水、现实和期望都一股脑地装进口袋,迎娶进低矮的院门,收藏于泥土垒砌的新房。

那些遗落在地里的麦粒,便留宿在了犁开的沟里,它微小得只是浩瀚阳光中微不足道的一粒。但就是这千千万万的麦粒、土豆和蔓菁,喂养了年年岁岁飞临这里的鹤群。

3 放眼一年四季,用行走于阳光里的文字,深入浅出地抒发我们满仓的喜悦,抒发大山包人对鹤发自内心挚爱的本性。

掠起一泓水,泼到有云飘过的天际,天空就涌动着迷人的虹霓。这水温润地绕过村庄,抚摸滋长食粮的土地,用亲人般贤惠而深情的胸怀,熨贴着劳作归来的所爱。

就让我们的心灵与这个季节一道融入万物,无声地返回孕育生命的泥土,守护在坚忍不拔的铮骨深处。

4 这是一群多么执着的山之精灵呀,它们从北国飞向边远的南疆,一只鹤的鸣叫汇成了一片自由的交响,没有彷徨,没有惆怅,不畏长途跋涉,不畏艰难困苦,从不隐匿心底的真情,从不埋藏心中的渴望,用拍击风云的翅膀,在蓝天和白云印叠的背景下,抒写着一个个大写的“人”字,朝着永恒不变的方向!

在天地之间,在山野之上,它们洋溢的是对阳光与温暖的眷恋,从不沉落心中希冀的信念,一如既往寻找自由与快乐的生存空间。

5 当宝蓝的天空因为迷雾而浑浑噩噩,当灿烂的阳光因为云霾而闪闪烁烁,你会不会迷失自我的方向,你会不会珍惜曾经的晴朗?

爱,需要用生命去守护,望断天壤也义无返顾。倘若对爱失去了保护,再美好的心愿也会黯然无助,断无任何结果。

当我们对心中所爱怀有难以把握的忧虑,我们就会珍爱不可多得的时光,我们就会营造氛围重享欢愉,我们就会细水长流反复咀嚼曾经拥有的那些平凡而又琐碎的幸福。

6 不要惊扰这山野的宁静,不要划破这近晚的彩云,不要隔断归鹤的翅膀和如风的絮语。

爱是一张用生命的绿藤编织的密密的网,在我们永不止息的步伐中,它越编越大,盛放着大地和天空,盛放着自然的永恒,盛放着我们多姿多彩的人生!

我依然揣着那份芳香四溢的热望,让更多的人以从容的姿态走进这张名字就叫爱的绿网,黑颈鹤,那时散落山野的除了这金色的幸福,还有我们欣慰的回顾以及你地老天荒欢乐的飞舞!

辽阔雪原盛放的诗行

1 昨夜铺陈的雪以圣洁的名义,邀请阳光携带着温暖而干净的气息,回归这片雪原辽阔的大地。

雪不会淹没一切,雪也不会忘怀一切,雪线的边缘,与大海子湖水的交接处,是一簇簇、一团团被雪拥抱的鹤群,像一株株孤傲的树。它们站出了练达而坚持的美丽,在空旷而低调的冬日早晨,传递着展翅欲飞的秘密。

只有阳光才会让它飞翔,只有阳光才会给它希望,只有阳光才会令它收藏起所有在征程中历经的伤痛和风霜。

2 这个节令注定要大雪。

没有预约,没有征兆,雪就飘洒而来,在临近黄昏的时候,在渐渐暗淡的天光中。雪起初是那么的从容而深情款款,到后来却是如此的密集而漫漶,肆意倾洒,无所顾忌,在暮色里张扬着酣畅淋漓的缠绵,宣泄着贮存已久的情感,书写着纷纷扬扬的诗篇。

浩浩荡荡的雪,晶晶莹莹的雪,是冬天播下的火种,以冷艳的外表,炽热的内心,点燃了季节的眼睛,抚慰着我们的心灵——

好一场御风之舞!

3 那时亦是鹤归时分。

尽管纷乱的雪迷惑了前行的去向,尽管延展的雾干扰着搜寻的目光,鹤仍要循着同伴此起彼伏的呼唤,飞向大海子这片水做的梦乡。

鹤群穿越时空的啼鸣牵引着不屈的热望,哪怕迷雾中隐藏着文明造就的纵横电网,甚或导致致命的创伤,也要坚持着不变的飞翔。你看,就是寒冷这个冬天的帮凶,它何曾冻僵过风的翅膀?

这场初冬时节的雪慰藉着心灵的圣洁和芬芳,孕育着大地上无垠的葱茏和希望。

4 大雪过后的旷野成了一张洁白而干净的纸,七彩的阳光就是一支绚烂的笔,我不知道吹过的风用巨大的手,能否在大海子描绘出最美丽的景致。

晶亮的雪粒在阳光中闪烁着一树树灵动的小小的眼睛,象夜空里千千万万颗晶莹剔透的星星。雪在烧,天空愈发湛蓝,雪原湿润而清新,我仿佛看见大片大片的嫩绿荡进了我的胸怀,染绿了我热泪盈盈的衣襟……

就在这广袤的世界,我是惟一的歌者,面对大地洁白的容颜,我自一饮鬓角的风霜,独尝内心起起落落的风景。

5 这季节的盛装,分明就是寒冷盛开的花朵,温厚朴实,铺满了山野,冬于是内敛而深沉。

极目远望,已无须纸笔,只有天空泻下的蓝和大地呈上的白,只有奔跑的阳光和感动的泪水,只有梦里的长发和风中的爱情。

是去秋的草么?是驿路的花么?是故人的想么?散乱的记忆在脑海回放,似发黄的书页陈旧在心灵的走廊。

恍然如雪,你的凝重和豁达,使我学会将怀念沉入心底,陈酿在岁月的深处,我单薄的心,已停靠并安歇在你博大的胸怀。

6 这场雪柔软了坚硬的土地,这群鹤生动了寂寥的旷野。雪是铺垫,鹤是景致,在繁杂和倦怠还未来临之前,把一切艳俗都关在冬日的门外,使满心的宁静沉实地浓缩了矜持的玉洁冰清。

我看到冬的内心中犹如灯火的希望,它是一支不曾闲置的利箭,需要拉开行动的硬弓,洞穿心灵的路径,以足够的毅力,越过密集的寒冷,抵达春天的彼岸——

那么,就让我们一道抖落身上的尘土,且行且歌,黑颈鹤,在你清亮啼鸣的指引下,我们坚实的足迹必将在大地上写下盛放的诗行!

晨昏铺展的恬适时光

1 每一个黎明都有爱之鹤鸣叫,每一个黄昏都有爱之鹤归巢。

我钟情于每一个这样的黎明,沉溺于每一个这样的黄昏,这是我守护于大海子的小小的秘密。一只只鹤,在清晨的梦中,从湖畔的唇际,发出了一阵阵把瞬间凝成永恒的回声。时序交替,早晚更迭,又是同样的鹤,于渐暗的天光,从山野的怀里,排成一队队让时辰回到苍穹的鹤阵,复归一枕清霜的宵梦。

日出而飞,日落而息,鹤群亦向农人那样,在大山包这片休养生息的土地,简单地重复着单纯而恬适的时光。

2 午后的海子更显这样的安闲。

总在这样的时候,你会看到一幅典型农人装束的身影,挎着装满玉米的提篮,淌过枯草覆盖的水滩,走向鹤群歇息的草甸。在接近鹤群的湖岸,她抓起一把玉米,扬起手臂,向空中划出了一道道优美的弧线。金黄的食粮在阳光中闪烁着金子般的光芒,诱惑着鹤群一饮一啄地细数闲适的时光。

这一只只典雅而高贵的鹤以最素朴的方式亲近乡村的腊月,扑腾着翅羽,雀跃地啄食,发出一声声欢快的啼鸣,如此幸福而温馨。

3 一片蓝色的湖,搁在连绵起伏的山坳空隙,洗涤我们蒙尘的眸子。贴耳走过的风,一片片掀起流动的草裙,袒露出浅滩深处鹤群慵懒的情绪。

大地寂静,村庄充满幻想。午餐后的鹤群沐浴在干净而清亮的阳光里,或把脖颈弯进蓬松的翅羽,做一个午后的美梦;或把头喙浸入清凉的水里,甩一串欢快的水珠;还有一些三三两两相依相靠,卿卿我我,让整个海子也满含着丝丝缕缕的爱意。

这冬天的某个章节,如此娴静。在红尘之中,我隐身于山坡上的草垛,感受阳光里栽种的款款温情,并在众鹤之上,试图抵达生命的高处,收获心尖上袭来的迷醉的幸福。

4 水般的柔情在原野泛滥,一切忧郁和困扰都悄然退去,只剩下净朗的天空,以及大地上在风中自由呼吸的心情。

马的奔跑也只剩下速度,深冬的枯草在辽远的蹄声里醒来,草场上颤动的光芒不断向前,融入远方。每一滴晶莹的露珠,都有一份各自的快乐,在铺展而去的草场,我把清晨收集起的莹莹露珠,作为穿越黑夜不曾熄灭的星星亮光。

而鹤的翅羽分明就是一对对的浆,在碧空里划开了一条清澈的道路,引领我们勇敢面对前行的方向。

5 有一些河水在起伏的冬日流淌,有一种渴望在水做的巢里喧响,这方温润而厚道的土地让生命得以延伸,并将那些美妙的时光悄悄收藏。

这个站立在腊月的深冬,再没有一只鹤儿如此神韵依依,再没有一种天籁如此震撼人心,再没有一种姿态让我们可以如此相依走过冬季。

大美不言,大音稀声。应该让静默的伫立,叠垒成丽日的风景;应该让悠然的飞行,印迹在感动的内心。无比激动的风可以作证,因为鹤的来临,辽阔而清亮的大海子,从此无法宁静。

6 聚集所有的旋律,聚集所有的舞姿,在天空与湖水之间,在清晨和黄昏之间,每个日子都铺展成了万种柔情的风景。

无论栖息抑或飞翔,都是鹤群在大海子礼赞自由的交响。明亮的啼鸣组成的言语,在阳光里诉说流淌,这些交相呼应的鼓荡,蛰伏成了春天来临的乐章。

在太阳的节日里,应该让滔滔而来的阳光,注满生命的活力与健康。黑颈鹤,你千万片的羽光,点燃了蓝空的遐想;你千万次的呼唤,写满了春天的诗行;还有千万首不曾停歇的歌唱,在激荡着我们年年岁岁的痴狂!

凝冻的雪在爱中融化

1 大雪过后的海子干干净净,辽阔沉寂。

风,在旷野上奔跑;云,在旷野上奔跑;鹤,也在旷野上奔跑。

鹤以一种飞翔的姿态奔跑,没有在凝冻的雪上留下痕迹,只在起飞的时候你才会听到翅羽扑腾的声音,尔后风就会托举着它划过明净如斯的湖面,抵达同样是被大雪覆盖的山地,整个自然只剩下宛若歌谣的愉悦的呼吸。

这是大雪过后的一个普通的冬日,已过雨水节令,但春天依然遥遥无期。

2 所谓雪,即是梦的前生;而天涯,就是踏雪无痕的地方,并非远不可及。

纷纷扬扬的霰雪持续了很长时日,落尽了一切的浪漫和温情。美到极致便是灾害的开始,一群群的鹤,在大海子茫茫的雪原里寻觅不到哪怕是一丁点儿粮食,它们冻僵了飞翔的翅膀,冻僵的还有站立在水中瑟瑟的身影,团团簇簇,紧紧偎依,试图抵御风寒的肆虐和侵袭。

子夜过后一阵紧似一阵的朔风呼啸而来,挥之不去,连纷乱的梦境也冻成了硬朗坚实的冰凌。

3 冷也冷到顶点,白也白到极限。

大自然好像在以它巨大无比的威力锻打着鹤的韧性和坚持。好在每个清晨和午后,都有守侯的人在湖畔撒下粮食,以友善和关爱赢得了鹤群可贵的信赖和亲近,拉近了我们之间原本疏远的距离。

同样感人的画面在每天这样的时辰都会上演。只要与鹤亲近的人挎着提篮背着玉米来到海子,鹤群便高声鸣叫,此起彼伏,四周飞来的鹤以满心的喜悦,加入到了整齐划一的队列,随着玉米抛洒的轨迹自由啄食。

大美由此定格,和谐自始而生。

4 就让我们铺大雪为纸,以鹤鸣为调,用挚爱和呼吸谱写动人的旋律,谱写生命的永恒和传奇。

在一场大雪中相遇,在一场大雪中结识。因为有了爱的存在,雪复归了往昔的闲适,我们也才会去爱雪,就象深爱着我们尚未开花的爱情。

雪原里漂游的除了清丽的啼鸣,还有低语的情话,且跃马策鞭从远方而来,卸下疲惫的行囊吧,我们可以挥手为诗,踏雪入画,这里就是洗却你仆仆风尘的——天涯。

5 一只只鹤从空中飞过,掀动着黑白分明的翅膀。

阳光落在鸟翅上,泛着金色的光芒,和粮食一道喂养着年年岁岁的成长。

这儿的每一粒雪,每一阵风,都饱含孕育生命的水的力量。任是衔落的一粒种子,沐浴着情感丰富的阳光,都会在生机蓬勃的土地上发芽开花,旺盛而茁壮地生长。

何况我们撒下的还有蓓蕾初绽的爱意,潜滋暗长的欣悦,以及涌动心潮的挂牵。

6 这里拒绝一切与世俗有关的爱情。

而你来了,随着皎洁的月光泅渡到我的梦境,坚固的壁垒在寒夜里坍塌成了废墟。月光是这样的明亮,它从莲的肩胛上升起,温润如玉,让一再沉醉的星光收留慌张,似有缘人淡淡的一笑。所有有月和无月的夜晚,都有自以为是的约会在午夜的梦中开放。

凝冻的雪在爱中融化,守候的鹤亦柔亦刚,美丽而顽强,在苦寒中播释清香,情深意浓,浩淼八方。

集结号在大海子吹响

1 残雪躲进了山坳,苏醒的小溪流欢欢地游进了海子温厚的怀抱,与澄澈的湖水恋爱的,是几羽会飞的鸣叫。

一队队鹤,在蓝色的背景下回旋盘绕,播散着音符的美妙。这是三月的大山包,草场返青,湖面淼淼,周遭的鹤从不同的方向回归这柔情似水的巢。这些天来又有更多的鹤群不断加入这盛大的喧嚣,在山风中放逐自由的歌谣。

无论是明净的晴霄,还是湖中的小岛,集结号在大海子吹响,声情并茂。

2 春天随着河流一路来到,铺展在鹤群密集的地方,心中便奔流着不息的希望。

团团簇簇的鹤栖身于自己可人的歌唱,舒展或者飞翔的,是一地满满的阳光。有鹤群迎风而上,它们在寻找来时的星光以及去路的方向。

风正穿越这面湖水的中央,让波光为之荡漾。我不知道,当鹤群不再歌唱,那么散落在草场的夏虫的鸣叫将会是多么荒凉!

站在高处回望,低低滑翔的鹤阵像乐谱一样摆放在明净如斯的湖面上。

3 山地是如此的热闹而奔忙。

驮着籽种,牵着耕牛,扛着犁铧的农人一户户走进了山野,视线因这场春风的来临而扩大。风是春天的恋人,不停地在唇间耳际兴风作浪,点燃了播种的热望。那金色的食粮在犁开的垄间静静安躺,肥沃的土壤泛着黑色的光,这里是萌芽的摇篮、成长的温床以及收获的村庄。

这里还是鹤群天然的粮仓,快乐的家乡。看犁出的土豆和播下的麦粒,就拍打着翅羽,跃到跟前,不管不顾,尽情啄食。

4 大海子用清碧的水挑起生生不息的两端,一端是村庄,另一端还是村庄。

曾经有带刀的风呼啸而过,曾经有带痛的雪铺陈而过,曾经有带伤的月凄婉而过——

我看见的是带梦的水横陈而过,被阳光用巨大的手掌掬捧着,以它的浩大和渊泓,呈现给苍穹。

在自然面前,渺小的我只能把游云的天空和渐暖的山风交给心灵收藏,品味昨日时光的背影,倾听脚下土地的喧响,迎迓明天风景万象。

当鹤展开黑白分明的翅膀,所有的阳光都在心空扑腾腾飞翔。

5 鹤的鸣叫随着滑行的轨迹铺卷而来,逶迤而去,在海子上空久久不息。

时至春分,可见翅羽颜色不同的鹤加入集群,它们来自草海抑或周遭地带。鹤群日渐庞大,集结于此,在某个明丽的时辰于湖水上空绽放鸣叫,发出结伴的邀约,直往北方。

身着布衣的乡亲放下手中的活计,目视头顶飞过的队队鹤群。连山野萌发的小草,也用一片片扩印的嫩绿,向飞离的鹤示意相送。

趁山野青葱,春意正浓,乘风而行,一路珍重!

6 一千只鹤结队向北。

一千只鹤的鸣叫让浩淼的湖水拥挤不堪,一千只鹤的飞翔让宽阔的天空瞬间变窄,一千只鹤的离去让博大的胸怀怅然无比。

所有能够盛开的花朵在这时节开满在春日的唇间,所有充塞于胸的祝福在这时节绽放在我们的心田,所有流传天地的童话在这时节飞翔在辽阔的蓝天。

黑颈鹤,你的翅膀在长风里闪光,在你年年岁岁来来往往的迢迢征途中,当一万条路被风抛之身后,你的一万个梦想也就收获了所有的欢畅。

二OO七年十月至二OO八年三月写于滇东北大山包大海子

【作者简介】王昭荣,男,1971年春月生于滇东北昭阳古城,现居昆明,加拿大海外作家协会成员、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2002年中国十大杰出志愿服务集体”昭通黑颈鹤保护志愿者协会发起人,曾任该协会第二届理事会主席、北京助残爱心公益促进会副会长、中国散文诗研究会理事、云南民族文化艺术促进会理事、昭通市作家协会第三届副主席,曾在北京大学、广西南宁、云南昆明等高校以及当地各级各类学校开展过环保演讲及文学讲座,著有30万字“典雅-诗意-唯美”文学作品集《用爱订做的天堂》(2004香港天马)以及《点燃蓝空的遐想》(2016现代出版社),主编“滇东北鹤文化”系列丛书共六辑,传略入编《中外华文散文诗作家大辞典》。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流行无限”栏目曾于2011年圣诞节及2012年元旦节播出55分钟电视专题节目《王昭荣,鹤舞情缘》(百度搜索可看)。



1 view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加拿大海外作协上海分会第38期同题组稿: 本期上刊作者: 張德明 /刘福阁/惜缘/张瑞安/无忧/云海/Ray /新 组稿副主编 : 新 总编:Maggie 1. 西江月•月光照在荷塘上 (外二首) 文/張德明 (香港) 处暑依然酷熱,立秋偶爾風清。芙蕖輕曳散芳馨,此际悠闲安静。 几片流雲漾舞,一輪鈎月新成。蓮舟款乃遠傳声,更覺漁歌動聽。 鷓鴣天•月光照在遊兒上 白露剛臨皓月瓏,塱原新夜送清風。 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