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春节


春节


文 诵 摄/叶虻


我多么希望这是一个安静的节日

就像声部中的C调 孤寂而又令人流连

无论是欣喜还是落寞 它们就像房间里的摆设

落满尘埃 复古而又迷情


我们就是最繁复的两张剪纸

被张贴在冰冷的背面 和晶状的忧郁抵邻

我们也可以是憨态可掬的门神

守候着梦乡 如同守候着一座庙宇


这不再是一个陈述春天的节日

甚至和冻土里的种子无关

它只是我们身体里的小小乖张

需要我们忘记一切 只记得我们在一起的美好


我们是彼此身体里的屠苏

是春风里的糖 浓的只有化开才解风情

而旧岁是我们长大成人的孩子 早已远走它乡

此刻我们无需为尚未到来的春日相庆

而我们身体里的种子 已经不习惯在黑暗中萌芽




4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诗与乐

诗与乐 夏日微醺的风,从夏周一直吹到今朝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 劳动时,人们会喊劳动号子 祭祀时,人们会有庄严的咒歌 有了初始的诗歌 起初诗与乐是密不可分的 随着经济的发展,出现了阶层 有些人逐渐从劳动中脱离出来 专门从事文化活动 诗与乐逐渐分离 夏日的微醺的风,从唐代一直吹到了宋朝 天上的明月,也曾照见古人 那一晚的月亮分外皎洁 柳永离别了虫娘 写下了“杨柳岸晓风残月” 自此开始了他的漫长写词的岁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