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重量

重量

□ 陂北


二十几年前

父亲那一头,我这一头

兴奋的是母亲

她眼角眯成月牙:平了


十一年前

父亲还是那一头,我还是这一头

兴奋的是儿子

他大声嚷嚷:爸爸重了


几年过去了

那一头再也没有父亲,这一头

我呆呆地望着故乡

所有的重心,向那个方向

倾斜了

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诗与乐

诗与乐 夏日微醺的风,从夏周一直吹到今朝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 劳动时,人们会喊劳动号子 祭祀时,人们会有庄严的咒歌 有了初始的诗歌 起初诗与乐是密不可分的 随着经济的发展,出现了阶层 有些人逐渐从劳动中脱离出来 专门从事文化活动 诗与乐逐渐分离 夏日的微醺的风,从唐代一直吹到了宋朝 天上的明月,也曾照见古人 那一晚的月亮分外皎洁 柳永离别了虫娘 写下了“杨柳岸晓风残月” 自此开始了他的漫长写词的岁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