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林

《泸州处处酒醉》

文/陈林

那日天气尚好, 索性乘长江把风月一番把玩。 小舟,一路追赶着云, 遇见沱江时歇了脚步, 云和雁在空中摇摇欲坠, 风也脚步踉跄,时而温柔时而狂暴。 石上有小孩在扔水漂,童年的滋味, 一颗石子迷了路,闯到舟头,打着旋儿, 把阳光照的比鱼鳞还要耀眼。 更耀眼的是石上的味道,一股淡淡的酒香, 在这五月,花不肯开放,酒便自告奋勇!

行程在这截然而止,我匆匆上了岸, 舟也想,急的把水纹晃成琉璃的流云。 我答应把这香的源头带回来,这才得以脱身。 泸州,一座酒砌成的城! 在这,连空气里都溢满了酒香, 花在这里彻底黯淡,少女身上的胭脂似乎都掺杂了酒。 走一段路,石头是吸满了酒香的水绵, 踩一下,便释放一点浓浓的酒香。 于是鞋上便沾满了酒香。 正好,方便了入乡随俗。

路上有人在树下下棋,酒便挂在了树上。 一时竟分不清是酒挂在了树上,还是树上长了酒。 一只蝴蝶跌跌撞撞的扑来,趴在了树上, 可这树也常年喝酒,实在不是个醒酒的好去处,于是蝴蝶醉的更厉害了。 不多会,便打起了鼾声。

酒馆,叫一壶酒,再来一碟撒了盐的花生, 其实不用佐菜也行。 这如画的景色,带有几分酣然的人间, 车水马龙的热闹,便是顶好的下酒菜!

一口酒下肚,人也飘飘然起来, 似有了轻功,走在行云之上, 人间也远了起来,带了几分朦胧。 再饮几口,人都被熏透了, 细细一嗅,身上多了点体香。 只在书上见过的词语真实出现, 一个梦幻的世界悄然打开了大门。 我再饮一口,一步迈出,人间己容不下我!

是桃花源,还是星的深处, 酒醒的我,己记不起梦的内容, 或者那并不是梦。 只是在那山水之外,我又找到了新的寄情, 泸州一壶酒醉,胜过人间绝色无数!



陈林,现为四川兰亭诗书画院理事,湖南省网络作协会员,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邵阳市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雨露风、彭城晚报、天下美篇报等上百家刊物。

4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加拿大海外作协上海分会第38期同题组稿: 本期上刊作者: 張德明 /刘福阁/惜缘/张瑞安/无忧/云海/Ray /新 组稿副主编 : 新 总编:Maggie 1. 西江月•月光照在荷塘上 (外二首) 文/張德明 (香港) 处暑依然酷熱,立秋偶爾風清。芙蕖輕曳散芳馨,此际悠闲安静。 几片流雲漾舞,一輪鈎月新成。蓮舟款乃遠傳声,更覺漁歌動聽。 鷓鴣天•月光照在遊兒上 白露剛臨皓月瓏,塱原新夜送清風。 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