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武汉:张维清


灰色的天空,冬锁打开

精灵,从天宫逃亡人间


一片一片,雪花为谁开,为谁败

为谁憔悴,为谁妩媚


一片一片,雪花,在虚无处拼多多

也没拼出冬的形状,我的忧伤和缱绻


梅枝上,点点白,破红

荒山上,露出冰清玉洁的骨头


世界颠覆,还有哪朵花,哪叶草

站在雪原中,游说


总以为把月亮撕成了碎片

曾以为天上的仙女散花

曾以为是天书,白纸上写满丰收的预言


听雪,与风缠缠绵绵

读雪,秦砖汉瓦的文字染白


雪花,不知浇灌多少的爱,才能长出万紫千红的花

雪花,不知摘几朵,酿甜我心中的蜜


雪花哪个飘,把我的风花雪月带到哪里去

北风哪个吹

把我的相思放进你的呼唤里

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诗与乐

诗与乐 夏日微醺的风,从夏周一直吹到今朝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 劳动时,人们会喊劳动号子 祭祀时,人们会有庄严的咒歌 有了初始的诗歌 起初诗与乐是密不可分的 随着经济的发展,出现了阶层 有些人逐渐从劳动中脱离出来 专门从事文化活动 诗与乐逐渐分离 夏日的微醺的风,从唐代一直吹到了宋朝 天上的明月,也曾照见古人 那一晚的月亮分外皎洁 柳永离别了虫娘 写下了“杨柳岸晓风残月” 自此开始了他的漫长写词的岁月

bottom of page